经验分享

当前位置:首页 » 资料库 » 经验分享

新闻详细

融合教育中开出美丽的奇色花

中国发展简报NO.61春 杨晋2014-08-22

奇色花融合教育奇色花福利幼儿园是河南省第一所采用国际先进融合教育理念努力走向全纳教育的融合教育实践、研究、推广、培训的民办非企业单位。


1988年的一个夏天,刚从郑州幼师毕业工作没几年的蔡蕾正带着孩子们在幼儿园里做游戏,突然她看到幼儿园外面,一个小女孩儿正扒着栏杆往里看。那是一个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女孩儿,她和她的父母这些日子已经来过很多次了,那对父母想尽各种办法希望园长可以接收这个“唐宝宝”,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和其他孩子一样在幼儿园里学习玩耍,但是他们的心愿最终也没有实现,在那个年代几乎没有一所普通幼儿园会接收特殊需要儿童。这件事过后,蔡蕾难过了很久,她说她永远也没法忘记那个女孩的眼神,羡慕又哀怨。那时候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融合教育,什么是教育公平,甚至对特殊需要儿童教育都完全没有了解,可是出于对孩子们的爱,蔡蕾暗下决心,如果有一天自己能成为一所幼儿园的园长,一定不会拒收任何一个孩子,一定要让每个特殊需要儿童都可以和其他孩子一样,享受在幼儿园里的快乐时光。

几年后,郑州市民政局下属的纸袋厂要办一个幼儿园,需要一个园长,市教委推荐了蔡蕾。蔡蕾觉得自己当年的梦想有机会实现了,义无反顾地提交了辞职报告,马上办了转调手续,参与创建了郑州市七色花福利幼儿园。创办之初,这家幼儿园主要服务于残疾职工的子女,直到1996年,蔡蕾觉得时机比较成熟,开始按照8:1的比例招收特殊需要儿童,尝试推行学前融合教育,但这个决定遭到了各界的质疑,相关部门觉得她只要做好普通幼儿教育就好了,何必“没事找事”;很多在读孩子的家长“害怕自己的孩子与残障孩子在一起会学傻”或者“担心自己的孩子会被欺负”,纷纷把自己的孩子转走了,原本118个孩子只剩下31个。再加上所在企业经济不景气,上级部门给了蔡蕾两个选择:要么砍掉这个幼儿园,要么从公办变成民办,自己经营,自负盈亏。在丈夫和同事的支持下,蔡蕾决定自己经营,并改名为郑州市奇色花幼儿园,开始了学前融合教育的实践,也开创了内地学前融合教育的先河。

 

融合教育:每一个孩子都是独特的个体

融合教育,指让特殊需要儿童和普通儿童在一起学习的方式,强调为特殊需要儿童提供正常化而非隔离式的教育环境,同时为两类儿童创造积极互动的机会,促进彼此接纳及互相合作。在蔡蕾心中,特殊需要儿童首先是儿童,他们的身心发展规律和普通儿童是一致的,只是发展速度相对较慢。相比于隔离式的学习环境,融合教育为特殊需要儿童提供了一个真实的生活环境,让他们可以在更为现实的情境中学习社会交往、语言、生活自理能力等等。

经过十多年学前融合教育的摸索实践,奇色花幼儿园的老师们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加上海外专业团队的技术支持,奇色花已经建立了一套科学、系统的教学体系。每个特殊需要儿童入园后先暂时安置在适龄班级,随后主班老师和特殊儿童教师会参考《特殊需要儿童接案初评表》对此儿童进行为期两周左右的跟踪观察,观察、分析其在语言、社会、运动、认知、自理等方面的能力,然后进行评估,了解该儿童的学习能力、特质以及需求,随后开会讨论该儿童应安置在哪个班级。正式入班后,根据之前的评分表,计算各个领域的得分,绘制出该儿童的“综合发展曲线图”,根据曲线图决定儿童各领域学习顺序,为其制定个性化阶段性的学习目标,即IEP(Individual Education Planning,简称IEP)方案,并在孩子的学习过程中,结合所在班级的整体学习目标,不断的调整这个方案,最大限度地挖掘孩子的发展潜能。

融合的环境中,同龄孩子的正面影响比刻板的强制矫正的作用更大,比如一个特殊儿童想要和其他小朋友一起参与游戏,就一定会模仿普通儿童的动作、学会遵守游戏规则、学着和其他儿童沟通和对话等等,这些都是他们在隔离机构里无法学到的。这些年来奇色花幼儿园先后接收训练了140多名特殊需要儿童,其中有9名孩子出园后进入普通学校就读,学习成绩平均达到中等水平。恢复最好的一个孩子,已经是郑州艺术工程学校一名大二的学生。 

在奇色花幼儿园,不仅仅是特殊需要儿童,每一个孩子都拥有自己的《学前儿童教育评量发展手册》,老师每半年会对孩子进行一次评估,根据他们各方面的情况,安排调整下学期的学习计划。由于人力和老师精力的限制,为每个孩子都制定一个IEP方案的愿望目前还没有实现,但这也是奇色花幼儿园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目标。中国目前的教育,大部分普遍采取“一刀切”的模式,不注重孩子的个性化发展。 

但事实上,每个孩子都是一个独特的个体,应该注重其不同的需求。奇色花幼儿园里没有特殊需要儿童和普通儿童之分,每个孩子都是特别的,都需要有差别的对待,这里的老师给予孩子们更多的尊重,满足每个孩子的个体需要,尊重个体之间的差异,支持每个孩子的个性化发展,不抹杀孩子们的创造能力,增强了他们的成就感和自信心。 

同时,处在学前期的孩子都是非常纯洁善良、充满爱心的,在和特殊需要儿童的交往过程中,他们甚至不会注意到这些孩子的障碍,只要教师给予恰当的引导,他们会一直平和友爱地与特殊需要儿童相处。正是因为每天的朝夕相处,他们会更加了解这个群体,从而培养了普通孩子正向的态度、责任感和同情心,让他们学会了宽容和尊重个体差异。这些孩子成年之后,对社会中的弱势人群和边缘群体也一定会更尊重,对于个体之间的差异更包容,这都是他们人生道路上非常宝贵的一笔财富。笔者在奇色花幼儿园采访的这两天,看到普通孩子和特殊需要的孩子相处得特别融洽,互相帮助,感受到孩子们眼中的世界特别单纯美好。

 

政策倡导:每所学校都应该接收每个孩子

一批又一批的孩子在这种给予尊重和信任的学习环境中受益,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接纳这种教育理念,奇色花幼儿园也从最初没有普通孩子的家长愿意送自己孩子来这里学习,到现在每年入学前家长都会早早地来奇色花登记排队,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在融合的环境下学习生活。每年九月是新生入学的日子,带着孩子慕名而来的特殊需要儿童家长和普通儿童家长几乎从四五月就要开始排队。但是受限于目前幼儿园的规模、师资力量以及对教学质量的考虑,最多也只能容纳250名左右的普通儿童和30名左右的特殊需要儿童。“现在还有50多个特殊需要孩子在排队,希望可以尽快入园,很多家长都是辞了工作,专门带着孩子从外地来的,但是我也实在无能无力。”蔡蕾无奈地和笔者说。 

虽然市场需求非常大,但是蔡蕾也不想贸然扩大幼儿园规模,比起商业化市场化,她更重视教育的品质,而且蔡蕾觉得一所奇色花幼儿园是远远不够的,就算成立一个奇色花连锁集团,最多也只能在每个地市招收几十个特殊需要儿童,而国内目前有需求的特殊儿童是远高于这个数字的,更重要的还是倡导融合教育这种理念,让所有幼儿园都不再拒绝特殊需要儿童,这样他们的生活品质、所受教育的品质才能得到提升。 

蔡蕾首先想到,老师的教育理念转变,孩子才能从中受益,而目前国内开设学前融合教育专业的学校寥寥无几,几乎可以说是一片空白。在蔡蕾的积极筹措下,联合自己的母校郑州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和郑州师范学院,在2011年率先开设了融合教育专业课程,主要由奇色花具有丰富教学经验的幼儿教师担任讲师,目前第一届学生很快就要毕业了。除了积极培育优秀的融合教育幼师之外,蔡蕾和她的团队一点也不吝啬于和业内其他机构分享她们多年的教学经验,编辑出版了《学前融合教育理论与实务》等一系列图书。这是国内第一本专门针对学前融合教育的教材,书中除了介绍学前融合教育的最新理论、教学方法,还分享了奇色花幼儿园16年来所遇到的各种案例,极具参考价值。 

但是蔡蕾也很快意识到,如果没有相应政策上的支持和其他学校的参与,就算培养出再多优秀的学前融合教育的幼儿教师,这种教育理念也得不到很好的普及和推广,并且从奇色花毕业的特殊需要儿童也可能面临无法进入普通小学就读的困境。如果以一家幼儿园的身份去做政策倡导,蔡蕾总觉得没有太大说服力,正好奇色花一直也很注重和家长的互动,这么多年一直有活跃的家长组织,特别是特殊需要儿童的家长,他们更能代表这些孩子的利益、更有发言权。

首先,幼儿园的老师们给这些特殊需要儿童的家长们介绍分析了《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让家长明白和普通孩子一样,他们的孩子也同样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权利,他们不应该把自己设定为一个弱者、等待救助的角色,而是应该主动争取自己孩子应享有的权利。其次,蔡蕾带领她的团队做了大量的科研,论证融合教育的合理性、可操作性以及融合教育对比普通教育的优势,她相信数据和科研成果可以为家长推动政策修改提供最强有力的理论依据,加上国内外一些成功的融合教育的案例,特别是奇色花自己的成功案例,为政府提供了很好的样本,证明融合教育在中国情境下完全是行得通的,并且推动融合教育对特殊需要儿童、特殊需要儿童所在的家庭、普通孩子、学校乃至整个社会发展都有着非常积极正面的意义。

此外,来自台湾财团法人第一社会基金会的专家们在为奇色花的老师们提供融合教育技能培训支持的同时,也把这种倡导意识和政策倡导的一些技巧一起带到了奇色花、带到了郑州。蔡蕾也不断地将这些观念和方法分享给家长们,最终经过多方的努力,郑州市教育局在2013年出台的第72号文件中,明文规定:“各区、 各小学在组织适龄儿童入学时, 一定要依法做好三类残疾儿童少年的入学工作,尤其要做好残疾儿童随班就读工作。孤独症(自闭症)儿童是一个特殊的群体,需要给予特殊的关注和关爱。自2013 年秋季开始,各区要结合实际,制定具体方案,采取有效措施,妥善安排好孤独症儿童的随班就读工作。各区教体局要在 8 月 15 前,将孤独症儿童随班就读工作方案报市教育局。”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从推动融合教育、保障教育公平这个层面来说,郑州市走到了很多一线城市的前面。目前在政府的支持下,郑州市管城回族区和中原区已经落实该政策,各自在管辖区内的两所小学成立融合教育试点,并希望最终可以形成从学前到职高的融合教育的完整教育体系。

 

对未来发展的思考 

对奇色花幼儿园未来的发展,蔡蕾还是充满了信心,已经攻克下融合教育中最难的心智障碍儿童部分,相信对于听力障碍儿童和视力障碍儿童的融合应该会更顺利。同时,蔡蕾坚信做好融合教育的基础是做好普通幼儿教育,所以目前奇色花幼儿园还开设了高瞻教育课程实验班,蔡蕾希望可以在今年下半年全面推行高瞻教育课程。

但是对于融合教育来说,面临的更大挑战是即便这些特殊需要孩子接受了普通教育,学生生涯结束之后可能就没了下一步出路,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岗位或机构接收,他们仍然无法真正的进入社会。很多早几年从奇色花毕业的孩子现在就面临这样的困境,他们的家长再次找到蔡蕾,蔡蕾也不忍心坐视不管,考虑再三于2007年成立了成人部,主要为16岁以上智障人士提供支持性就业,改善他们的生活品质。目前有8位学员在成人部接受不同程度的居家生活训练和职业技能训练。蔡蕾还在郑州市龙湖区大学城附近承包了一个小餐馆,由机构里的两位学员在餐馆里担任服务员。虽然成人部和餐馆几乎无法维持自身运营,但是蔡蕾还是打算一直坚持做下去,希望这些从奇色花毕业的孩子们有一天可以真的过上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

这些显然还远远不够,面对庞大的特殊需要人群,并不是一两家机构就可以解决的,社会上还有很多人对这个群体并不了解、甚至对他们仍有很大的偏见和歧视,更谈不上接受他们。要真正营造尊重这个群体的社会环境,提高他们的生活品质,除了继续推动国家制定具体的法律法规来保障他们的权利,也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关注和参与。

 


 蔡蕾. 学前融合教育理论与实务[M]. 郑州:河南大学出版社,2011.10

 高瞻课程模式(High/Scope Program)是由美国高瞻课程教育研究基金会开发并在30多个国家成功推广的学前教育课程模式,其课程内容主要由主动学习、师幼互动、日常生活、学习环境和评价等要素构成,处于核心位置的是主动学习。老师更多扮演辅导者、支持者、观察者和引导者的角色。

 该部独立注册为新郑市奇色花智障人士服务中心。

分享到: